乐活
首页 > 美文 > 乐活 >

为一份好甜点,走多久“野路”都不算太长

为一份好甜点,走多久“野路”都不算太长

为一份好甜点,走多久“野路”都不算太长

野路的位置并不好找,虽然已经有了塘边邮电局这个明确的地标。但是抵达的时候,周围的环境着实还是让我们懵逼了一阵。绕着村口兜转了两圈,才终于在一棵榕树下发现了疑似野路烘焙工作室的建筑物。彼时栅栏里坐着几个操着本地口音,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大叔正在泡茶抽烟,想着这画风实在不对,便在踏进门的时候蹒跚了一下。大叔见状便笑着招呼我们进门说“来找野路这里就对了,你们站的那是大路不是野路。”

(野路烘焙工作室的主人 花现&思静)

我们都很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,会让思静和花现夫妻两会把工作室选择在这个城中村里。思静说这是与一个在居委会工作的女生的因缘际会。虽然以前不喜欢跟官方打交道,可是来到这里以后却因为居委会和那位热心女生的帮忙,有了很大的改观。

(工作室里一隅)

思静笑说,这个工作室对于村子来说是个奇怪的存在。一方面居委会想要把这里作为“社区亮点”,另一方面这样的工作室对于大部分居民来说实在太新鲜。刚开门的时候,不少居民都来这打探过,还有隔壁面包店的老板每日来考察。

现在,每天清晨开始房东大叔便会与朋友们相约在这小院里乘凉聊天,路过的居民有时候会被他们邀进来喝口茶,中午到点了他们便各自回家吃饭。这样的市井气像足了思静以前老家的样子。虽然,这里的社区环境看起来并没有市区那么好,但是思静和花现夫妻两却很喜欢工作室这样的村口氛围。

(工作室门口的院子)

看着野路现在一副简洁明朗的样子,思静也告诉我们,这原本其实是个废品回收站。她的形容是——这里除了残破不堪,脏乱的程度也完全超乎你的想象。所以,这间工作室差不多可以说是他们夫妇两重新翻修了一遍。

// 野路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呢?

思静:其实,工作室的名字还是叫做花现茶菓。野路只是我们新的蛋糕牌子。我们其实是做一个尝试,我们原本开过一间叫五月的石榴的甜品店,之后一直在想,如果我重新开一家店应该叫什么。想了想觉得,不如叫野路吧,因为我是野路子嘛,自己做了六七年的蛋糕。原本对于这件事,我还感觉挺骄傲的,这可是自学成才呢。但是,后来我发现,好像很多人并不这样觉得。他们得知以后,眼神里总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。他们好像更想得到的是更多漂亮的履历,当然,那种也很是很酷很厉害的经验。但也不止有一种路数嘛,我这样的方式也是可以做出很不错的甜点来的。

// 一开始为什么会去做甜品呢?

思静:其实我是学平面设计的,后来也是因为各路朋友的介绍呀,刚开始在13号红茶馆工作。那里的茶和咖啡都很好,但是总觉得没用甜点,起码是不贴心吧。自己喜欢做饭做菜,又觉得可以增加一点收入,于是决定开始做甜品,便去买了烤箱啊那些七七八八的工具开始慢慢地学着一点点。这件事也是挺妙的,虽然我已经不做平面设计了。但研发甜品的过程跟做设计的时候画画的过程也是有点一样的。不过比起做设计,做吃的让我更有成就感。以前做设计的时候,感觉自己做得太土了,并没有什么灵气。身边有几个朋友做得都特别好,像TREBLE Z、LLANO他们都是我那时的同学。那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一定做不过他们,也不太适合,所以开始想着其实做甜品这件事也挺好、挺有趣的。

 // 那你研发新产品的时候像做设计一样,先画手稿再做实物么?

思静:其实不太会的。因为我做的蛋糕其实不是从外形入手,而是口味。所以我都会去想着说,它首先是个什么样的蛋糕,我一般都会从食材着手,比如我会选说现在这个季节,有什么东西好,或者更现实来说,最近什么样的食材多。因为像传统的美食一样,很多经典美味都是因为食材过盛,在人们考虑如何变花样中得来的。不过,我们家的甜品好像给朋友们的印象都是“他们家的东西可能没有很漂亮,但是用料都很用心”的感觉。

(应季的炭烧杨梅酸奶)

// 有什么甜品是让你死磕了很久才拿下的呢?

思静:拿破仑!当时一直找不出问题出在哪儿,有一天夜里躺在床上,突然就想明白了。因为那时正怀着宝宝,所以还是按捺着心情等到了隔天早晨。我本来是会懒床的人,不过那天真是一分钟都没赖,醒来立刻就起床按昨天的想法做了一遍。果真一下就成功了,当时的心情真的是超爽、超有成就感的。 // 做到现在你自己的最满意的甜品呢?思静:其实没有到最满意的,我觉得它们都是有需要再改进的地方的。如果真的想要做出一个很好很好很好的蛋糕,肯定是很容易的。因为你只需要做出一个来。但是,更经常性的问题在于经历了运输条件、时间限制、人为原因后,其实它们都不会是最完美的状态。当然,最好吃的当然是今天朋友来,我立刻做出来的甜品了。

(开幕当天,夫妇两邀请了不少朋友们来工作室玩)

// 相对来说,工作室现在卖最好的产品呢?

思静:还是凤梨酥吧,一是因为这是做得很久的一款产品,二是因为我们真的很用心的选择了材料。我们用的是小颗的菠萝,前几天在SM2期做活动的时候,有台湾人路过我们的摊子看到这个菠萝以后,对我说:“嗯,这个凤梨酥是行家做得。”另外,我们的凤梨酥内陷的颜色会比较深一点,因为我们用得是农家麦芽糖。这样可以取代冬瓜,综合掉菠萝的纤维感,同时也不会牺牲掉菠萝的香气。

(花现茶菓的凤梨酥)

(凤梨酥的半成品)

 // 独立出来做工作室和之前开甜品店(心态)有什么差别?

思静:两家店有很大的不同,以前的店是与朋友一起合作的,自然也没有办法那么随心所欲。但是,野路也有着很多自己的局限,这里毕竟不是堂食,因此也没办法玩出太多的花样。比如,熔岩巧克力蛋糕,我们现在只能做好半成品,送到各个配合店家,让他们自行加热烘烤。我们现在等于虽然没有自己的门店,但是店好像又很多。想吃我做的甜品的时候,我就会告诉大家他们所在位置的附近有哪些店有我做的甜品。这样也挺有趣的。

(野路的中秋状元饼 插画出自花现之手)

// 之后还会想要开甜品店吗?

思静:会呀,不过要过段时间再尝试了。这段时间实在太忙碌了,小朋友也还小,忙完这阵以后会砍掉一些事情,多陪陪小朋友。等他们长大一点以后,再开店吧。很多事情我都想要试试看,我并不是那种一眼可以分辨自己适合做什么的人,所以我就各种都试一下,看哪一种路数自己比较走得通了以后,再把其他事情简化。// 花现和思静的这次选择和决定,在许多人看来,就如他们的店名,走的是野路子,可能还不太被理解。但实地探访对话之后我们觉得,这或许是他们在以一条更接近本心的路,去接近甜品,也接近那些真正爱甜品的人。

摄影 / WUNIICHAN 供图 / 野路烘焙工作室 

文章及图片抓取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。邮箱:pr@xiaorizi.me

小日子app下载
温暖的生活方式 下载APP